主页 > 滚动之美 >台湾外来药的始祖──到底哪间才是「正港」屈臣氏? >

台湾外来药的始祖──到底哪间才是「正港」屈臣氏?

2020-06-24 08:29 来源:http://www.04nsb.com 栏目:滚动之美

台湾外来药的始祖──到底哪间才是「正港」屈臣氏?

原来我们现在电视广告打着「买贵退差价」的屈臣氏药妆店不是新东西,早在日治台湾时代就已经有了。

神农氏大药房创办人巫世传的照片。

屈臣氏早在清代道光年间就创立,总行位于香港,并在各地设有分行。屈臣氏专门贩卖欧美大药厂的西药,被视为是台湾外来药的始祖。

刚开始时,由于所贩售的药品相当灵验,又适合华人体质,在上海颇有名声。前清时,台湾就已经在大稻埕一带设置了分售处,生意相当兴隆。日治之后,药品审核规定开始变得严格,通过认可的申请案不到一半,但屈臣氏所卖的药品则全数通过。为了确保自身权利,屈臣氏不久遂注册了商标。由于知名度大,该店商标遭冒用的事层出不穷。

全台的屈臣氏是由台中实业家李俊启全权负责经营,他趁着在台中举行「共进会」的好时机,扩张销路,开设了台中分店,并和台北的总店北中呼应。之后,香港总行派了经理齐塔蓝到台湾来处理商标问题,採取的方式是开始售予台湾的总代理权给指定商家。

《台湾博览会记念台北市街图》,图中的大稻埕地区,左边的永乐市场对面,可以见到屈臣氏药房及神农氏药房的位置。

其中,最着名的就是神农氏大药房。

这间药房由巫世传所设立,地点位于大稻埕市场前。由于巫世传相当精通西药,专卖香港进口的药品,广受消费者喜爱。一九二六年时,为了顾客方便,遂在台南市本町的何鸿记行代理相关商品。员林也有分行,设在员林街市场前的寿世大药房,不仅代理欧美港粤特效药,也见到有贩卖化妆品。

除了香港的药品之外,大稻埕的神农氏大药局还与上海的福美贸易公司签订契约,取得第一手代理权,发售一款名为「化烟糖」的知名商品。这款药物的发明者是美国威利博士,标榜着已经过官方卫生机构检验,药性温和,无吗啡成分,且有治疗烟瘾的疗效,还可滋补身体。当时台湾有许多鸦片烟瘾者,部份人是靠这款化烟糖戒掉吸食鸦片的习惯。

由于当时台湾人吸食鸦片的人不少,各药房纷纷推出戒除毒瘾的药丸。比较着名的有宏生药局的「林文忠戒烟丸」,其次是惠济堂、同德堂、华昌堂及屈臣氏药房的「戒烟粉」。但由于这些药物受到日本警察官吏的管制,未经许可,不得贩售,所以在禁烟初期,这些药物购买困难,但一时也让这些药品的身价水涨船高。

大稻埕的更生院病房内,接受鸦片烟瘾治疗的病人。

一九二五年时,神农氏大药房还有一种药卖得吓吓叫,这是来自香港,专治淋病的特效药白浊丸。除了治疗性病外,对于妇女病。也特别有效。当年八月,为了要促销这款药,药房还祭出买白浊丸送马戏团票的活动。特别与桃园正夯的神风曲马戏团合作,凡是向神农氏或桃园出张所购买者,都可获得当月一日到十日的入场券。十二月时,神农氏大药房又从香港进口滋养圣品杏仁露及白浊丸等商品,参加永乐会的商品特卖。还印了附有新舞台入场券的宣传单,由自动车在布街发放宣传。

神农氏大药房的老闆巫世传的名声远近驰名,就连一九二八年他胞弟巫尊乾与员林黄祥女儿阿银结婚时,《台湾日日新报》的人事版面,还刊登了这则新闻。

神农氏大药房老闆巫世传曾在一九三一年九月,和三峡的陈江浦、台中庄铭翰及谢金元四人,花了两个礼拜的时间在香港及广东视察业务。此后,神农氏大药房的事业版图扩展得很快,几年不到,就已经将药品来源延伸到上海及日本关西一带的药物聚集的都市,例如京都、大阪及神户。

2014年2月初,笔者亲自拍摄的屈臣氏大药房的楼面。

神农氏大药房相当会行销,不仅卖药,还投入艺文活动或社会事业,既做公益也帮自家宣传。一九二七年三月,蓬莱阁预定二十日开全岛诗社联吟大会,巫世传就提供了大中小的神农药散数十瓶,给入选的诗友;此外还提供百包的头痛药,给每位出席的诗人。甚至在城隍祭典时,装扮神农採药艺阁,游行时由阁上撒兑换券,共有五千张,凡拾获者,可以药房索取一瓶神农散。

这些社会参与获得的名声,使得他成为各大商工会争相邀约捐款的商家。一九三六年时,台北举办商工业展览会。会后举行摸彩抽奖活动,各界所捐助的奖项,前三名依序为神农氏、永安堂分行及菊元百货,其中又以神农氏大药房的金额最多,竟超过当时着名的菊元百货公司,有百圆的一等奖金。

神农氏大药房代理贩售各欧美日大药厂的西药打响名号后,引起许多商人的眼红,纷纷开设类似药房。

通常店内服务过的员工对这种商业机密知道的最清楚,也就最容易跳槽或另立门户。例如,一九二九年三月,原在神农氏大药房任职的庄蚶自,离开了神农氏,就和一名同事另闢江山,合开了汉西药房。此外,对于外地顾客而言,路过台北的话,就必定会去神农氏大药房买药。有鉴于此,有些人选择台北的周边开设类似店家,像是吕传溪在基隆所开的汉英药房。

神农氏大药房在大稻埕一带不仅是着名的药店,还是当地的知名重要聚会场所。

例如一九三○年,一些在台日人打算在蓬莱町建一座佛教会馆,遂在建务会社专务、台北信组理事及圆通妇人会员等人的协议下,决定建筑面积八百多坪、工费四万八千多圆,以及增加建筑事务所设在神农氏大药房。另外一则例子是,同一年,李姓宗亲会组织多年,打算修建祠堂于神社路东边的叶姓祖庙前,所召开的实行委员会就开在神农氏大药房。

由于香港屈臣氏的名气过于响亮,在日治台湾时有「山寨版屈臣氏」出现。台北之外,我们还见到台南的本町也开有叫屈臣氏药房的商家。店主李俊党为此还特地到香港向英国京司公司取得鱼肝油专卖的权利。

屈臣氏药房的商标。

一九三四年,香港屈臣氏本店,向法院提出告诉,控告台湾屈臣氏大药房李俊启,擅自使用该公司的商标。最后经东京大审院判决,原告的香港总店获胜。为此,李俊启还因为伪造私文书,遭受台北地方法院检查局拘留。

在官司尘埃落定之后,香港屈臣氏马上对外强力放送,只有台北神农氏大药房,才是他们唯一具有正字标记的专门代理店。报纸也开始刊出神农氏大药房的楼房、招牌,及其老闆巫世传的照片。然而,这样还不够,还开始在报纸刊个斗大标题「香港屈臣氏会社总代理店:台北神农氏大药房」。并在上头画了了个屈臣氏的商标,摆明要民众认个清楚,特徵是左边是龙,右边是匹有着尖角的马,中间夹着个中国的宝塔,似乎象徵着中西药合併的药局。

此后,台湾的屈臣氏「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关键词:李俊启、神农氏大药房、巫世传、共进会、鸦片、戒烟粉

延伸阅读:
皮国立,《台湾日日新:当中药碰上西药》,台北:台湾书房出版有限公司,2008。
刘士永,〈医学、商业与社会想像:日治台湾的汉药科学化与科学中药〉,《科技、医疗与社会》,11期,2010。


相关文章